是云曦啊

长弧写手xxx偶尔也画沙雕画…云曦幸识各位。

乐意之至

#公子伋x公子寿#


BE.


部分资料源于百度


我名姬寿,乃卫国第十五任国君与宣姜之长子。世人称我为“公子寿”。


我有个弟弟,叫姬朔。

我还有个同父异母的兄长,唤姬伋。


兄长……乃人中龙凤。

剑如刀割的俊眉斜飞入鬓,眉下却有一双温和文雅的眸,眼底时常是轻荡微波,荏苒岁月光阴,仿佛踩碎那一地皎然的月光映入瞳中。


我与他关系甚好,常策马同游,举杯共饮。

兄长会温柔地唤我阿寿,会亲昵地将那只白皙的手腕搭在我的肩头。


兄长从未没顾忌我的身份,将我当作亲生手足般疼爱怜惜——据说他长成之时惊艳整个天下,能倾动我所有的目光去追随仰慕。


兄长某次醉酒后才向我吐露了实情。

兄长十六岁时,父上为他定了亲:是齐国公主,可父上却看上了这位公主的绝世容貌,竟强行占为己有,将兄长赶去别国并废掉他的母亲,改立这位公主为后。


——那是我的母亲,宣姜。



我内心五味杂陈。

我这才发现,原来我对兄长啊,不是那种手足间的敬爱与景仰,而是男女间的爱慕与倾心。


我痛恨这样的自己,黑暗而沉郁的自己,根本配不上站在阳光下微微含笑的兄长。


——甚至兄长的一句问好,一阵笑声,弯起眉来轻轻抖动的泪痣,都会让我手足无措。


“阿寿是身体不舒服么,可有瞧瞧大夫?需要兄长帮忙吗?”


每次他隐隐担心的话语就像是最致命的毒药,滋润着我日益膨胀的情愫,一发不可收拾。


怀揣着这种矛盾的心情,我不敢去见兄长。

他还是那样的清澈矜贵,温文尔雅,而我却动了不该有的心思。



——我站在宫殿外听到父上的话。

“孤想让朔儿作太子,伋儿……终究是对不起他。”父上长叹一声。


我透过门缝看到弟弟欢快地颔首,激动得像个得到桂花糕的小孩子。

我不知道这种聚会为什么没有我,我也不想知道。


我想,我不能这样躲着兄长了。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兄长,兄长却没有太多的愤怒,他平静得仿佛早就预料到了一般。

他清润如山间涓涓清泉的声音响起。

“阿寿不必担心,兄长并不在意那个位子。”



我很想问一句。

兄长到底在意什么?

是多年前那段屈辱的往事,还是对父上的惋惜与失望,亦或是……

我?


……

我相信没有人不会喜欢那个高高在上的位子,在没有意识到对兄长的感情时,即便是淡泊如我,也幻想过睥睨天下的风采。


我偶尔会假装不经意地在父上面前提起兄长的才华横溢,雄才大略,却被朔儿知晓后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寿兄竟也维护那个杂种?”他不屑一顾地将我的兄长的尊严放在脚下反复压碾。

我第一次和弟弟爆发了一场剧烈的争吵。


他的眼里,掺杂了太多的欲望,世俗与渴求。

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

事实证明我的预感是正确的。

从母亲那里得知,我的亲弟弟怂恿父上让兄长出使宋国,将精心培养的暗卫埋伏在莘野——兄长的必经之路上。


我不敢相信地稳住颤抖的身形。

我没想到,我曾经最敬重的父上和最疼爱的胞弟,竟有如此狠毒的心。


我跌跌撞撞地跑到兄长的府邸。


他在收拾细软,琐碎的阳光透过纸窗影影绰绰地印在他淡青色的长衫上,朦胧得不似凡人。


我静默一会儿,告诉了他这个残酷的真相。

“兄长快逃吧,我已为你备好了马车。”


我盘算着怎样在日落前让兄长安全,兄长却开口:“阿寿。”


语气里带着郑重。


“为人子,以从命为孝。违背父上的命令求生,便是逆子。”


他顿了顿。


“兄长……怎么会做不忠不孝的逆子呢?”



我愣住了。

他还是淡淡地笑着,手下动作不停,直到将最后一叠衣物放入包袱。


“天色不早了,阿寿快回去休息罢。”

我一向是极听兄长的话得,只得乖乖回去。


听家仆说,明早兄长就要起行。

坐船一路向东,逐渐离开我的视线。


我喃喃道:“我的兄长真是个忠孝仁厚的君子,怎么可以让他死在盗贼手中,不如我去代他一死,一来可以让兄长免于一死,为国家留下个贤厚爱民的国君,二来感动父母,从此悔悟;自己虽死,也可落得忠孝两全,留名万古。”


于是我取出了我珍藏多年的女儿红。



翌日。

我远远看着兄长登了船。


我小跑过去,与船家寒暄几句,趁众人不注意,往船家袖中塞了几锭银子,船家眉开眼笑地让我上船。


“兄长。”我面色如常地问好,就像以前那样。


他好像有点诧异和担心,但还是关心地回道:“阿寿怎么上船了?且回去,莫要胡闹。”


“我已让船家推迟一注香时间开船。”我拿出那坛女儿红和两个小巧的酒杯,“让阿寿再陪兄长饮一杯如何。”


他退让不过,接过了酒一饮而尽。

而我只是浅啄一口。


——这是陈年的女儿红,后劲之猛不可想象。

兄长原本酒力便稍逊于我,况且方才饮了不少酒,早已昏昏沉沉。


“船家,进来吧。”我的脑袋也有点沉重,不过还算清醒,我勉强站起身来,招呼船家进来。


收了好处的船家办事肯定是尽心尽力,拍着胸脯保证一定将兄长送到安全之地。


“公子还有什么话需要传达吗?”船家问道。


取来纸墨,却迟迟下不了笔;明明有千言万语凝在笔尖,却怎么也写不出来。

我不断回想往日里把酒言欢,笑谈人生的时光,眼眶不禁酸涩得厉害。


最后在船家再三催促下,我只落下了八个字。

——“弟已代行,兄宜速避。”


船家走后,船里很安静。

只有船夫划桨时和流水碰撞的声音,和我心脏有力跳动的声音。


此次出行,必凶险万分。


知晓经过的船夫见我如此冷静,不由得叹息一句:“公子当真不悔?”


我又想起兄长和煦温暖甚至灼烫我内心的微笑,扬起嘴角:“乐意之至,定是不悔。”


史册记载。

公子寿代兄出使,被埋伏在莘野的杀手杀死。 公子伋看见八字书信,五内俱焚,赶紧便乘船速赶,结果也被杀死。

现山东聊城有太子冢,位于莘县十八里铺镇太子张庄村旁,是卫国公子伋和他弟弟公子寿的合葬墓,至今仍有三丈多高,十亩多大。


「胜出」十年
#双职英#
#十年重逢老梗撞梗抱歉#
#混玻璃渣的糖#
软件:有道云笔记
网链: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e96f8c4ded9645c7f519e424b4560e98
二维码长图√
应该不会被和谐吧(bu)看@不到就私聊我叭
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

-
十年真的可以彻彻底底地改变一个人。

比如以前十五岁谨小慎微生怕惹怒幼驯染的绿谷出久,到现在二十五岁远近闻名温和沉静的英雄「人偶」。

比如以前十六岁张扬狂妄目中无人的爆豪胜己,到现在二十六岁略懂谦逊但仍是暴躁的英雄「爆心地」。

十年太长了,等到他们分道扬镳踏上自己的职英之路时,绿谷出久和爆豪胜己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电话薄里倒背如流的电话号码再也没有拨出过,冷冷清清地卧在联系人的最角落。

绿谷出久准备搬家了,他所在的事务所给他很高的待遇,亲自给他安排了一间市中心的公寓。

为了引子妈妈能够尽快习惯新公寓,绿谷出久想今天去旧房收拾下平时用的东西。

“出久君要搬家了吗?需要我帮忙吗?”丽日活泼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绿谷出久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搭着手机外壳,浅绿色的眼里如同一片宁静的翡翠海洋。

——如今很少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大多都是敬畏地唤英雄名「Deku」。

只有那些十年前A班的同学们还喊着。

不过,那人例外啊…

因为工作忙碌已经很久没有想起的身影,混着少年时莫名的悸动和羞涩,急剧地占满这个被社会淬炼十年早已不再青涩的青年出现在脑海里。

绿谷出久呼吸变得急促,反复平复了好几次才静下来。

丽日见电话里迟迟没有声响,担心地问:“出久君…?”

“噢…不用啦,谢谢你,丽日。”绿谷出久也只有与他们说话时才有着从前的局促和可爱。

挂掉电话,绿谷出久慢慢走在熟悉又陌生的小巷里。

下了点细雨,路上有些泥泞,湿漉漉地黏在鞋底,蹬出清脆的声响。

仿佛看到那时候自己踌躇跟在那人的身后,畏畏缩缩不敢说话的样子。

绿谷出久出神地想着。

雨大起来了,他只能去就近的店铺躲躲。

老板娘很热情,连忙招呼绿谷出久坐。这个脸上有着小小的雀斑的青年不好意思地坐下,掏出钱包买份猪排饭以表谢意。

却发现钱包里的照片不翼而飞。

绿谷出久失了平时温温润润的样子:“姐姐…有没有看到一张照片,上面是两个男孩子…拜托了这张照片对我很重要。”

老板娘承诺会帮忙寻找。

绿谷出久的手指微微攥紧又无力放开,他好看的绿色眼眸到处张望着,企图找到那张泛黄的相片。

“啧…还是一如既往的麻烦啊。”眼前突然出现一双带着薄茧却清瘦有力的手,还夹着那张遗失的照片。

绿谷出久感激地抬头:“谢谢…”到后面却失了言语。

眼前的他穿着常服,可那头金黄色如同刺猬般一根根倒竖的头发还是熟悉得耀眼,猩红色的眼眸恶狠狠地瞪着绿谷出久。

“小…”又觉得这样叫不妥,“英雄「爆心地」,很高兴在这见到你。”

绿谷出久竭力掩饰出重逢的喜悦和无措,蓬松的暗绿色卷发在风里扬起微微的弧度。

爆豪胜己看着这个变了又好像没变的幼驯染,烦躁地扯了扯领口。

听着对方疏离的称呼,语气更是愈发恶劣:“这不是NO.1英雄「人偶」吗?”心里明明后悔得不是这个意思,嘴上依然不饶人。

绿谷出久沉默着接过爆豪胜己手里的照片。

“喂,你怎么还留着我们小时候的照片。”爆豪胜己别扭地收回手。

“抱歉…如果困扰到你了我可以马上扔掉。”绿谷出久执著地保持着应有的礼貌,却不知自己浅淡的话尾音有点颤抖。

粗心的爆豪胜己自然也没有察觉到。

他咬牙切齿地看着明显长高一个头却依然比他矮些许的青年。

心里隐秘的欢喜代换成无尽的愤懑。

爆豪胜己垂眸,原本到嘴边关心的话语陡然收回,张狂的金发不屑一顾地刺立着,就像爆豪胜己本人一样桀骜不驯。

“你的确困扰到我了。”

绿谷出久怅然若失地看着爆豪胜己熟练地带上兜帽,迈开长腿的时际顿了顿。

“废久。”爆豪胜己说得很轻,轻到根本无法传到绿谷出久的耳中。

那个这些年来泪腺早已不发达的绿发青年眼角却沁出了泪水,而那个骄傲轻狂的英雄「爆心地」却再也不是十年前冷嘲热讽却真实无比的爆豪胜己。

他们都有了各自的生活。

就像两条短暂相交后的直线,最后越走越远。

雨停了。

绿谷出久沉默地吃完买好的猪排饭,在老板娘担心的目光下走出店门。

手中的相片早已没了爆豪胜己硝酸甘油似的温度,冰冷得刺骨。

绿谷出久强迫自己不再去想这件事,迅速走回旧房。

温馨的陈设还是老样子,只是几天没人打扫多了点灰尘。搬家队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全部搬走了。

现在倒出了太阳,暖洋洋地洒在人的肌肤上,绿谷出久舒适地眯上眼睛。

——执行任务的困倦和刚才遇到爆豪胜己的百感交集仿佛瞬间消失。

绿发青年舒展开近日来一直皱起的眉头,微微眯起那双翡翠般清透的眼眸,在阳光下竟然格外地好看。

爆豪胜己来到这就看到这种画面。

他离开店后鬼使神差去了小时候他们常去玩的地方。

景致没怎么变,仿佛嬉闹就在昨天,那个青涩稚嫩的绿谷出久还像个跟屁虫似的在爆豪胜己身后打转。

然而这个遇事就哭哭啼啼一点也没有男子汉气概的废久,如今却成了接替欧尔麦特的NO.1英雄。
在爆豪胜己不经意间,他的废久不再是那个懦弱的幼驯染。

爆豪胜己还能清楚地想起绿谷出久逆着阳光向他伸出手,眼里是藏不住的关心:“小胜,没事吧?”

而他亲手把这份关心推入无尽的深渊,他不需要弱者的同情或者怜悯,因为他是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这二十六年从来没对不起过谁,也从来没亏欠过谁。可他认认真真面对自己心里藏了十年的感情,第一次让他节节溃退,步步败阵,甘愿输给一个叫“绿谷出久”的人。

是他的Deku,他的废久。

“废久!”爆豪胜己这次叫的很响亮,像十年前那样拽拽地叫他。

绿谷出久一愣神,他好像听到了幼驯染的声音。
他茫然睁开眼,却看着那个在他的世界里让万物都黯然失色的人,正如当初他逆着阳光拉那个人一样,那个人也正踏着比阳光更灼热的光芒走向他。

爆豪胜己向他的废久伸出手。

猩红色的眸子里依旧有不可一世的狂傲,却多了点热烈的温柔。

“废久,跟我回家吧。”

绿谷出久终于克制不住眼眶的酸涩,大颗的泪水从那双晶莹清澈的眸中滑落。

十年了。

他们不是英雄「人偶」和英雄「爆心地」。

这一刻,他们只是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

绿谷出久的爆豪胜己。

爆豪胜己的绿谷出久。

#欧相甜蜜十题#

深夜搞事系列
ooc预警

Ⅰ 相泽老师喜欢撸猫并且技术超好。某只NO.1英雄表示不满想被顺毛,悄悄把猫丢到荒郊野外,被相泽老师知道后在沙发上睡了一个月,一点肉末都没吃到。

Ⅱ 据说相泽老师和欧尔麦特家访的时候,某欧全程用余光扫相泽老师的半丸子头。心里一直腹诽想揉乱黑亮的头发,被发现后淡定自若地说眼睛抽筋。

Ⅲ 每次欧尔麦特受伤后,相泽老师不让恢复女郎来,自己会特别扭地一边念叨着一边给他处理伤口,下手很重,疼得欧尔麦特嘶嘶叫但又特别开心:瞧,我媳妇又在担心我。

Ⅳ 相泽老师在上课的时候,看到欧尔麦特的身影一直在窗边摇晃,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讲。欧尔麦特会亮出他的大白牙说自己只是路过。殊不知相泽老师看到他一节课路过了十五次。

Ⅴ 麦克和午夜表示,他们吃不起这两个人的狗粮。天天都吃快吃吐了。看着某欧得意地冲他们微笑,他们就气愤。
麦克委屈但麦克不哭。
午夜委屈但午夜不哭。

Ⅵ 据本台记者报道,在现场抓拍到NO.1英雄欧尔麦特竟然随身携带眼药水,并且不让其他人碰触,像传家宝一样护着。

Ⅶ 相泽老师喜欢用他的宝贝绷带把欧尔麦特长长的两撮毛缠得鼓鼓的,这样美漫画风的男人就变成了滑稽的小丑。欧尔麦特表示自己的威风就被自家媳妇毁了。

Ⅷ A班的同学们经常上课时发现班主任悄无声息地被拐走,黑板上还有欧尔麦特潇洒的字迹和自信的微笑。同学们表示已经习以为常,继续学习。

Ⅸ 某欧作死在相泽老师睡着后恶趣味地用笔在脸上画了小猫咪的胡须。以至于相泽老师醒后一个星期没有理他。

Ⅹ 欧尔麦特强行给相泽老师剃胡子,给他换了一套西装,对自己的设计感到无比满意。最后被相泽老师抹消个性进行了一场肉搏。 不过某欧还是赢了,他表示要让相泽老师答应一个条件,具体什么条件,你们都知道的。

关于你的表白——许墨篇

废话不多说直接上文
你和许墨录完节目后,一起并肩走在夕阳下的小路上。
许墨一反常态地低头看着手机。
从你这个角度看,能瞥到男人薄如蝉翼的睫毛和高挺的鼻梁。你与他靠的极近,甚至可以闻到他温暖的气息。
“是...在等女朋友的消息吗?”你终于开口道,却不由懊恼自己的冒失。
许墨有些怔愣,他微微侧过头看着低头踢着石子的你,嘴边渐渐晕染开一丝宠溺的笑意。
“是我疏忽了...那...我该怎么表达我的歉意呢。”
你迅速地抬头,嘴唇却猛然擦到男人温热的脸颊。
“这是已经不生气了么?”男人轻笑的声音使你的脸瞬间滚烫了起来,但想到刚才许墨魂不守舍的模样,又冰冷了下来:“许教授肯定有喜欢的人了吧。”
“所以,你还是多去陪陪你的心上人,跟我在一起会误会的。”你强忍着内心的酸涩一口气憋着说话了一长段话。
许墨无奈地揉揉你毛茸茸的头,见你僵硬地绞着手指,又轻轻揽过你的腰,附在你耳边轻轻地说:“傻丫头乱想什么呢?”
“我可没有什么心上人哦。”许墨磁性如同上好大提琴的声音险些让你脸红。
你没想到许墨会耐心地给你解释,你的耳朵旁全都是他的气息。
干干净净,有着淡淡的薄荷香。
许墨看着眼前只达肩膀的女孩就像一只小小软软的猫儿,蠢萌得让他舍不得手下温暖的触感,好像能暖到他的心里。
“乖,我带你去个地方。”
……
游乐园。
晚上的游乐园人不是很多。
你有些激动,因为成年后你再也没去过这些童趣的地方。
许墨温柔的桃花眼在绚烂的霓虹灯里若隐若现,他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勾出你的小拇指。
你微张着嘴,没想到许墨会做这么俏皮的动作。
“跟紧我。”许墨看你呆呆傻傻的样子笑意更甚,他穿过不算拥挤的人群。
他身上显眼的白大褂有了褶皱。
你们逆光走着,你能看到许墨宽厚的肩膀为你冲开一切阻碍。
你突然有点想哭,终是没忍住,一滴晶莹的泪水滴到你们相握的手上。
“是...不满意吗?”男人有些怔忪。
“不是,我只是....”太感动了。你的心跳不受抑制地加快,你结结巴巴地辩解着,惹着男人爽朗地笑了起来。
笑起来的许墨就像能化解一切阴霾的阳光。
他突然长臂一捞,你跌进他的怀抱。
尖尖的下颔悄悄抵住了你的脑袋,你能听到他有些紊乱地心跳和他愈加急促的呼吸。
“许....”他却用食指按住你的嘴唇,眼里闪着明明灭灭的光。
你有些懵。
空气中的暧昧因子腻到爆炸。
许墨见你依然没有明白,只得轻叹一口气,在你的手背上落下轻如羽毛的吻。
他猛然勒紧你的腰身,你紧张得喘不过气来:“本来不想逼你那么紧的,”低沉清朗的声音里透着淡淡的庄重,“但我好像等不及了。”
“傻丫头,你要快点长大。”你恍惚地点了头。眼前的男人第一次卸下防备开心地笑着,单纯得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在我的世界里,只有你,是彩色的。”
“所以,可怜可怜我,不要离开好吗?”

/////////.
许撩撩太苏了!![揉揉抱抱]我爱他![爆亲]辣鸡文笔请见谅[被打]

莉芬[懒癌作者瞎写的]

结尾不知道咋写所以没写,,

[从来就不是个高产]

圈地自萌,升是谁你们为什么想上他,

[这里云曦就是写来玩玩]

[常常认为自己开了个假坑]

[小学生哦不幼儿园文笔]对就是这么辣鸡

[从来就是个玻璃心]

[评论可以鼓励鼓励]


00

听自己的父亲说起中国是个多么美丽的地方时,王凯莉就对这片神秘的东方土地所吸引了。
任性惯了的她毅然转学到S大。
王凯莉吧,什么都好,唱歌跳舞无不精通,可就是个路痴。



01

S大是名校,自然大的很,王凯莉理所当然地迷路了。她有些不耐烦地顺手抓住一个同学的手:“高一3班怎么走?”
“我也是高一3班的,我带你过去吧。”黑框眼镜下是璀璨若星光的眸子。厚厚的刘海堪堪遮住细眉。并没有在意少女凶巴巴的语气,轻声说着。
手感不错。认真打扮后应该还行。
在M国长期游离在各种宴会看过各种美人的王凯莉也认真赞叹了一句。



02

白皙细腻的皓腕因为王凯莉的大力现出一圈浅红。
“我叫刘艳芬,你叫什么名字?”少女有些腼腆地低下头,露出如同白天鹅般优美细长的脖颈。
刘艳芬?王凯莉反复咀嚼了好几次。
有点土。
“王凯莉。”有点傲气的少女戴着可爱的猫耳发箍,果真像一只小奶猫。
“很高兴认识你。”刘艳芬一本正经地握了握王凯莉到处晃动的手。
无趣。
王凯莉撇撇嘴,有点嫌弃地甩开刘艳芬的手,看她的眼里闪过黯然,又别扭地牵起她的手。
刘艳芳高兴地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
似乎……还是有点有趣的。重度洁癖的王凯莉破天荒没有撒手。




03

报到过后,王凯莉无聊地转着手中的笔,有意与她搭讪的人都被她瞪了回去。
“凯莉,你怎么这样对同学呢,这样是不对的。”新晋班长的刘艳芬苦心劝告桀骜不驯的少女。发质有点干燥的中短发扫到王凯莉的手指。
“麻烦班长大人在管我之前先把自己的形象打理好。”王凯莉傲娇地扔下这句话扭头就走,班主任也没管,刘艳芬有些怔忡地望着少女高挑的身影。
“傻子,如果弄不好就来找我。”王凯莉回过头恶狠狠地说道,落在刘艳芬眼里就像是小猫使劲挥舞着自己还未长齐的爪子。
笨蛋……都不知道挽留我一下。王凯莉有些气恼。





04

王凯莉是走读生,刘艳芬是住校生。
平时除了上课基本碰不到一起。好像从那次谈话过后两人就没认真说过话。
刘艳芬是忙于学习忘了王凯莉的话。王凯莉是拉不下面子去主动去找刘艳芬。
“凯莉,交作业了。”刘艳芬清甜的声音响起。
昨晚上胡思乱想结果失眠的王凯莉在补觉时突然被喊醒,有起床气的她一顿吼就过去:“妈的有病啊?没看见本小姐在睡觉!”
刘艳芬有点无措地愣在原地。由于她在班上乐于助人,同学们对她印象还不错,自然就对“挑衅”班长的王凯莉没有好脸色。
王凯莉突然涌起一阵委屈。
明明是你一直不理我。




05

因为刘艳芬的原因,全班同学开始有意无意地疏远王凯莉。
王凯莉倒是一幅每天无所谓的样子,刘艳芬却愧疚得天天愁容满面。
王凯莉注意到了,只不过自己的气还没撒完,也不阻止。
虽然,
她觉得刘艳芬笑起来的两个小梨涡更好看。
“凯莉,上次的事对不起,这是我给你的赔礼。”刘艳芬局促不安的声音响起。她紧张地绞着衣摆。
王凯莉气也消了,还是接过了一个小小质朴的礼物盒。
她开始有点期待里面的东西了。
“看在你认错的份上,本小姐原谅你了,顺便帮你置办一身行头。”王凯莉多情的桃花眼里迸射出强烈的光。
一定很美的。






06

周末。王凯莉拉着刘艳芬去买衣服,美容,换发型。
“衣服太土,眼镜摘掉,刘海剪掉,品味太低。”王凯莉带着刘艳芬捣鼓了一整天,终于满意地看着眼前还不太适应高跟鞋的刘艳芬。
微卷的及肩梨花内扣,一身素雅的白色连衣裙,取掉古板的黑框眼镜后的一双剪水秋眸像盛满了无数细碎星光。
“明天的S大校庆,我会让你惊艳全场。”王凯莉一改往常吊儿郎当的语气。刘艳芬感激地抱住那个总是嘴上不饶人的少女。
少女的馨香突然尽数涌到王凯莉的鼻尖。比自己略微矮一点的少女软软地扑到自己身上,与自己同款香奈儿的香水令王凯莉也回抱了她。
“凯莉,真的谢谢你改变了我。我一定会报答你的。”刘艳芬有些小却坚定的声音让王凯莉短暂的失神。
好像她对自己只有感激呢……怎么会一下子好失落呢……





07

王凯莉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拆开刘艳芬送给她的礼物。
嗯……一盒看着有些廉价的巧克力。不过,
网上说,一个人送另一个人巧克力事说明那个人喜欢她。
王凯莉心怦怦地跳,从来不喜欢便宜东西的她小心翼翼地捧在怀里。
是不是,她也有一点点喜欢我呢……王凯莉没有注意自己用的是“也”。
网上说,别人送自己东西是一定要回礼的,而且亲手做的更好。
不过健忘的王大小姐显然已经忘了家里杂物间堆满的各种宴会上的礼物。十指不沾阳春水的王凯莉下定决心要为刘艳芬做一个小蛋糕。
嗯……这样她应该隐隐约约感觉得到自己的心意了吧?




08

第一次进厨房的王大小姐显然有些手忙脚乱,一会儿打翻了烤箱,一会儿又放错了佐料。
偏偏这个时候刘艳芬“笃笃笃”地敲起了门。
王凯莉打开门,刘艳芬看到厨房的惨状和王凯莉满是奶油的脸,担忧地问:“凯莉,怎么了?”
“我想给你做小蛋糕,没想到……”小蛋糕这么难做。王凯莉可怜巴巴地眨眨眼,刘艳芬轻轻浅笑,小小可爱的梨涡显在嫩如白瓷的脸上:“你还没吃饭吧?我下厨给王大小姐尝尝?”改变形象的刘艳芬也渐渐活泼了起来,时不时还能开个玩笑。
……王凯莉骄傲得像一只小公鸡:“准了。”
看着刘艳芬在厨房忙碌的身影,好像这个空荡冷清的房子多了一丝人气。
王凯莉心里悄悄的塌了一块。





09

S大百年校庆很盛大,男男女女都认真打扮,希望今晚成为人们目光聚集的焦点。
王凯莉和刘艳芬进来时已经有些晚了。
一进大厅,全场人都惊艳了。享有校花之名的王凯莉身边站的女生丝毫不逊色于王凯莉。
“那女的谁呀?长这么漂亮没人认识?”
“听说是高一3班的刘艳芬。”
“不是说那刘艳芬貌丑无盐,是个书呆子吗?”
“丑女大翻身啊!”
……称赞声不绝于耳。
刘艳芬挽住王凯莉的手,附在王凯莉耳边有点赧然地说:“凯莉,我有些不习惯。”脸颊红若桃花,小鹿般清澈的眼眸不安地眨了眨,顾盼生辉。
少女娇俏的气息喷洒在王凯莉的耳边,有些发痒。王凯莉耳尖调皮地染上微红:要不是她清楚刘艳芬的性格,她都会认为刘艳芬在撩她。
这种感觉……还挺好的。





10

很多男生走过来邀请刘艳芬跳舞,王凯莉就像一个忠诚的卫士一样,赶走那些试图接近刘艳芬的人。
王凯莉觉得自己这个时候就像一个妒妇,不喜欢她跟除了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有接触。
傻极了。
早知道不把她打扮得这么漂亮了。
真想藏起来只能自己看。王凯莉深邃的目光紧锁着刘艳芬。
……
很少接触这些宴会的刘艳芬有些慌张,看着王凯莉一杯又一杯替自己挡酒。虽然那只是果酒,但喝多了也会醉啊。
“别喝了。”有些嗔怪的声音钻入现在神识已经有些不清的王凯莉耳里。
穿着红色洛丽塔的少女面色微醺,似乎没有听见刘艳芬地声音,摇摇晃晃地挡在前面不停地喝。
“抱歉各位,凯莉喝多了,我送她回去。”刘艳芬歉意地鞠了一躬,将王凯莉的手搭在自己瘦弱的肩膀上,吃力地拖着她离开。
明明酒量不好,还要硬撑着挡酒。
傻瓜。刘艳芬心头默念。






11

“刘艳芬……”王凯莉迷迷糊糊地喊着,不安分的小手紧紧拽着刘艳芬的衣服。
“我在呢。”刘艳芬揉了揉王凯莉有些自然卷的长发,“下次别替我挡酒了,倒把你灌醉了。”
连刘艳芬自己都没注意到自己脸上淡淡却很真实的宠溺。
“刘艳芬……我,好早好早开始喜欢你了……咳咳,呕——”王凯莉呕吐了起来,脑袋却越来越混沌。
喜欢……我?刘艳芬失笑。
大概是醉话吧。
可是,
酒后吐真言啊……
“你也喜欢我是不是?”少女无赖地扒拉在刘艳芬怀里,贪婪地吮吸着刘艳芬身上甜美的气息,“不然你怎么会送我巧克力呢……”
我那么喜欢你,你也要喜欢我啊……
“王凯莉,你醉了。”刘艳芬有些冷硬地打断王凯莉的话,她第一次很严肃地叫着王凯莉的全名。
如今有点清醒的王凯莉心里地苦涩满天铺地涌来。
果然呢……她还是不能接受呢。







12

刘艳芬把王凯莉送到家后落荒而逃。
好像,心跳得很快呢。
“刘艳芬……我,好早好早开始喜欢你了……”为什么有点小甜蜜诶。
刘艳芬白皙的手指使劲拍拍自己的脸:刘艳芬,你在想什么?凯莉可是你的恩人,她只是喝醉了……而已。
解释有些苍白无力。
但刘艳芬愿意就这样相信下去。
自己好像真的有点喜欢这个没心没肺笑起来有一对闪闪亮的小虎牙的王凯莉了。





13

……王凯莉醒了。
宿醉有些令人头疼。她好像并不喜欢自己呢。
王凯莉纠结地在网上水了一个帖:喜欢上一个同性,她却将自己当成恩人,怎么办?
底下评论炸开锅:
1L:捕捉一枚鲜活的同性恋!
2L:还用说吗直接推倒骚年不要犹豫!!
3L:她??卧槽百合?!
4L:”无比赞同楼上。
5L:直接告白啊楼主不要闷着不然别人永远不知道你的心意啊!
※楼主回复5L:我昨晚喝醉了告白了可她好像拒绝了!
6L:楼主咱不虚,拐床上!!
……逐渐歪楼。
王凯莉烦躁地搅着一圈又一圈的发丝。
刘艳芬,既然招惹了我,
就别想逃跑了。




14

刘艳芬一想到昨晚王凯莉的呓语就心神不宁,被老师点名了好几次还是无法集中注意力。
向来认真努力的班长居然上课走神了?
同桌Roy担忧地摸了摸刘艳芬的额头:“班长你没事吧?是不是生病了?”
王凯莉姗姗来迟,刚进教室就看看到这样一幅“美好”的画面,桃花眼危险地微眯。
“把你的脏手拿开。”王凯莉扯下Roy放在刘艳芬额头上的手,宣誓主权似的搂住刘艳芬的盈盈细腰。
Roy碧蓝的眼睛气愤地瞪向王凯莉:“王凯莉,就算你家境显赫又怎样?就可以这样欺负同学了吗?”
对啊,凯莉是上流社会的宠儿,怎么会与我这种寒暑假还要打工赚取生活费的人在一起呢?
刘艳芬挣扎着想脱离王凯莉的怀抱,王凯莉加紧了手中的力道,让她动弹不得。